周杰:日本能源近期中长期发展规划“新视角”

周杰:日本能源近期中长期发展规划“新视角” 7月3日,日本当局发布了新起草的《第五能源基地计划》,提出了日本能源转换战略的新目标、新路径和新偏差。这是日本2030年和2050年能源长期增长计划的政策指南和纲要。根据能源基金会章程,日本的能源基金会计划必须每三年修订一次。虽然这次公布的最新计划保持了2014年制定的“第四个能源基础计划”的基本框架,但它甚至没有改变到2030年优化电力分配的目标,即22 - 24 %的可再生能源、20 - 22 %的核电和56 %的火电。核电和火电比例高,也是社会各界质疑和对抗的核心。但是,以巴黎协议国家自主减排为目标的新计划仍有许多“新观点”:一是能源政策制定思路的新变化。日本长期能源政策的指导思想是“3e + s”原则,即在能源安全条件下,能源安全是重中之重。在提高经济效益实现低成本能源供应的同时,也能实现与环境的和谐发展,即安全与不变、经济与环保的平衡是一致的。但是,这次对制定能源政策的建议和思考,提出了“3e + s”高级版的新概念,赋予了“3e + s”原则新的内涵,即在安全方面,在强调安全第一的情况下,要落实通过技术创新和治理布局保证的新能源安全理念;在不变性方面,在提高资本自给率的同时,要注意提高技能自给率,确保能源选择的多样性;在经济方面,在降低供给成本的同时,我们应该考虑加强日本国内房地产竞争力的地位。 在环境保护方面,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将比2013年减少26 %,2050年减少80 %,实现由“低碳化”向“脱碳”转变的新目标。在这方面,技能自给率是一个全新的概念。它是国内能源消费的指针,欺骗了国家能源技能所能保证的能源供应水平。福岛核事故后,日本能源自给率从2010年的20 %降至8 %。2016年为5 %。3 %是繁荣国家中能源自给率最低的国家之一。另一方面,新计划提出利用能源技术的优势弥补资金短缺。它认为能源技术能力是能源安全、能源持续供应、脱碳和提高国内竞争力的稀缺资本。提高能源技术自给率的新途径不是坚持过去的物质能源自给率,而是实现国家能源自给的目标。 二是2050年将可再生能源首次定位为“主要能源”。日本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增加了2。自2012年7月承诺以固定价格购买可再生能源以来,价格上涨了5 %。七次,发电量比例从2010年的10 %上升到2017年的15 %。6 %,其中光伏发电大幅增长,占2017年全国发电量的5 %。7 %,而风力、地热能和原材料发电仅占0。 6 %、0。2 %、1。5 %,水电受水利资金制约,经常处于水平位置,占7.5 %。6 %。因此,要改变桂林光伏分公司的经营方式,必须放松对海基主导电力和地热发电的政策控制,积极推动扩大原材料发电,实现各种可再生能源的均衡均衡发展。目前,日本的可再生能源成本是欧洲其他国家的两倍,这是日本可再生能源普及率落后的主要原因。2018年可再生能源增值税总额将达到3。1万亿日元,实现t。该计划还提出了继续推进核燃料循环技术路线的政策。截至2016年底,日本有1.8万吨乏燃料和47吨散钚。它能在盆地内运载6000枚核弹头,引起美国和国际社会的担忧。新计划意味着它将接受减少其储存钚量的措施。 然而,在目前钚的火力发电尚未进行的环境下,如何处置其储存的钚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路线图。从一个角度来看,它更阴险。第四,首次提出通过减少落后低效的火力发电技术配置,发展清洁高效的火力发电。火电定位为“过渡时期实现能源转化和脱碳目标的主要电源”,到2030年平均发电效率需求将达到44。3 %的程度。2017年火电比重仍高达81。6 %,其中燃煤发电量为30。4 %,燃气发电为38。7 %,油发电为4。1 %。2030年的目标将减少到26 %、27 %和3 %。燃煤发电作为一种基本负荷供电方式,具有价格低廉、供电稳定的优点,也是扩大可再生能源欺骗的主要后备电源。但是,由于其排放和污染严重,有必要将落后和低效的火电技术配置降低到最新的超超临界水平,促进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系统( IGCC )和煤气化燃料电池系统( igfc )等清洁高效的新一代发电技术的利用,加快碳捕获、欺骗和封存技术( ccus )的发展。天然气能源效率高,排放少,供应风险低。它是当今主要的腰载电源。高效燃气发电的增长将是日本未来火电改造的主要趋势。重点实施超高温燃气轮机联合发电( gtcc )和燃气轮机燃料电池联合发电( gtfc )及热电联产技术,加快分布式能源结构,促进天然气在工业领域的同轴和推广。 燃油发电是峰值负荷供电。石油主要用于应急发电,在运输和化学工业中使用较多,但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40 %。。基于化石燃料几乎完全依赖进口的事实,日本不仅要尽最大努力向资本供应国采购,还要接受提高上游资本自给比例、建立灵活透明的国际市场、干预亚洲能源价值链等确保资本供应的方式。油气上游勘探比重将从2016年的27 %上升到2030年的40 %,煤炭上游勘探比重将在2016年保持在61 %左右。同时,加强海上油气资源的勘探,加快可燃冰贸易的发展。第五,节能和氢能将是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的主要出发点。为实现节能减排双重控制的目标,总能耗将减少50。到2030年减少300万荷兰盾,每年减少200万荷兰盾。800万荷兰盾,能耗强度比2012年降低35 %。2016年总能耗下降8。800万荷兰盾,平均每年减少200万荷兰盾。200万荷兰盾。在建筑方面,到2020年将建成公共建筑,到2030年将建成住宅建筑,以落实“零能耗建筑”的法律标准,同时扩大共享轨道交通系统的限制。在轻轨系统的带动下,家用电器、照明材料、建筑材料等能耗产品的能效得到了很大提高。例如,2001年空调、彩电和电冰箱的能效比分别提高了28 %、71 %和252 %。在交通领域,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将占新车市场的50 % - 70 %,同时积极推动主动驾驶技术体系的实际应用。在工业领域,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日本的节能水平一直处于世界前列。日本在氢能和燃料电池、储能、核能、海洋优势电、地热能、火电技术等领域保存了最早的能源技术资产,有潜力引领世界脱碳技术潮流。但是,由于能源技术发展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,以及世界能源形势的不明朗,2050年的能源前景将变得难以预测。它基于这样一个事实,即日本的永久能源态势观并不遵循传统的模式观范式,不再是线性目标计划,而是采用了多样化的态势设计。 它不是关注单一能源系统的经济性,而是侧重于整合电、热、气、管网等互补能源系统的优化模式。实现路径也不再强调每个子能源系统内的单一路线图,而是更加注重能源政策、能源交流、能源家庭财产链和基本措施重建、能源金融四位一体互动的“全面战争”。《2030年规划》是一个具体而又具有前瞻性的步骤纲要,包括扩大可再生能源、减少对核电的依赖、降低火电比重、提高节能和能效技能等基本政策。而2050年的计划更多的是关于能源转换的目的、偏向和愿景,因为未来的局势动荡、复杂、不确定和恍惚。该计划着重讨论应对能源竞争形势转变的基本策略。《巴黎协议》生效后,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场加速推广和实施,技术不断提高,资本实现跨越式发展。由于福岛核危机导致资金大幅增加,核电的支持步伐放缓。由于严重的排放污染,煤和电的增长空间有限。页岩气革命后,化石能源市场价格波动加大,地缘政治风险加大。与此同时,新能源正如火如荼。 大部分投资和技术创新集中在储能、电动汽车、分布式能源、智能能源等领域。 他们在各种情况下提出了新的形式和新的业务类型,培育了巨大的新市场。为此,各国纷纷利用能源技术进步,寻求新一轮科技革命和致富竞争的制高点。从上述情况来看,日本最新的能源基础计划旨在建立一个多维、多维、灵活的能源供需体系。强调实现能源由“低碳化”向“脱碳”转变的重要意义,积极争取能源技术优势。这体现了日本建立“能源技术霸权”的雄心。‘ ’。新计划也存在矛盾。例如,可再生能源增长目标定得太低,燃煤火电和核电比例太高,偏离了能源转化战略的轨道。此外,随着日本的牙齿减少和经济增长减速,对日本未来用电需求的评估也明显不足。尽管如此,制定能源资源的长远发展战略和政策规划,对我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和启示。 [作者是国际清洁能源论坛(澳门)副主席、秘书长、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成员、武汉新能源研究所研究员(责任汇编:山萧冰)。。。。。。 。 。。。。 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上一篇:中国金融恐慌? 智库报告震动顶部

下一篇:男孩高空坠落 军医妙手回春